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!手機版

海南板块股票推荐言情 → 荏苒絮前緣

股票推荐fjwlcd:荏苒絮前緣

春雷炮 著

海南板块股票推荐 www.619974.tw 完本免費

  荏苒絮前緣是由網絡作家春雷炮所著,該小說的主人公是云廂南郡虤,又名《誤識君心》。云廂這輩子算是栽在了南郡虤的手里,這些年她一直在等他凱旋歸來,然后和他成親??墑撬乩春?,他對她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  是啊,南郡虤后悔了。
  他何止是悔啊,他恨不得馬上死了。
  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,刀下攔人的,是他恨了極久的秦晨。
  秦晨把他打暈了,命管家將他五花大綁起來,直至不想尋死才能松開。
  管家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,只能從了。
  而秦晨望著那一片斷壁殘垣,眸里的深沉誰也無法辯清。
  三天后,南郡虤總算是想通了,也沒怪罪管家,還辦了喪禮。

5萬字更新:2020/06/05

在線閱讀

  荏苒絮前緣是由網絡作家春雷炮所著,該小說的主人公是云廂南郡虤,又名《誤識君心》。云廂這輩子算是栽在了南郡虤的手里,這些年她一直在等他凱旋歸來,然后和他成親??墑撬乩春?,他對她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免費閱讀

  是啊,南郡虤后悔了。

  他何止是悔啊,他恨不得馬上死了。

  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,刀下攔人的,是他恨了極久的秦晨。

  秦晨把他打暈了,命管家將他五花大綁起來,直至不想尋死才能松開。

  管家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,只能從了。

  而秦晨望著那一片斷壁殘垣,眸里的深沉誰也無法辯清。

  三天后,南郡虤總算是想通了,也沒怪罪管家,還辦了喪禮。

  花雨煙還留著一口氣,就放在云廂面前贖罪,所有前來上禮的人,都紛紛被嚇回去了,唯有花家現任夫人抱著花雨煙哭的泣不成聲,拿著劍便要往南郡虤身上刺,但人都沒走兩步,就被相爺抓了回去。

  南郡虤如今一手遮天,深得皇上寵信,莫說只是死了兩個花家的人,便是整個相府都完了,南郡虤也不一定有事。

  當朝第一個封侯拜王的外姓人,可非普通人。

  南郡虤在云廂的靈位前跪了三天,滴水未進,一語未發。

  手上的傷口更是裂開又裂開,怎么都好不了,管家瞧著憂心不已,卻又不知道說什么,深深嘆了口氣。

  人人都罵著他家王爺,卻無人知曉他曾經受過多少苦。王妃等了他那么多年,王爺征戰沙場幾次險些喪命,又何嘗不是為了再見她一面,才苦苦撐下來的……

  云廂沒有遺體,南郡虤拿著那塊玉佩放在了棺材里,一并安葬了。

  待送殯的人都散去,天邊倏而聚起片片黑云,細細密密的雪花落下,覆在云廂的墳頭,好似是在為她送葬。

  南郡虤呆呆地站在她的衣冠冢前,仿若失了魂魄一般,一雙眼中滿是茫然,甚至沒有焦點。

  遠處的侍衛拿了傘過來,撐在他頭頂:“王爺,還是回府吧,王妃已經下葬了......”

  南郡虤道:“退下!”

  那侍衛后退一步,卻又躊躇著上前,看著南郡虤的臉上全是擔憂之色:“王爺......”

  “本王讓你退下!”南郡虤語氣冰冷,侍衛無奈,只得恭敬地將傘遞過去,“王爺,傘......”

  南郡虤擺擺手,示意侍衛將傘拿走。

  侍衛只得恭謹地行個禮后退了下去,他回到原地,遠遠地看著在雨中失魂落魄的南郡虤。

  南郡虤站了許久,而后緩緩蹲下,一手扶著石碑,一手則是細細摩挲著石碑上的刻字。

  南郡虤之妻幾個字被他反復摩挲著,口中喃喃自語:“云廂,下輩子還做我的妻,這輩子是我對不起你,下輩子我加倍補償給你......”

  說著,他眼中溢出溫熱的液體,在臉上肆意橫流,叫人分不清是淚水,還是化開的雪水。

  “你是嫌這輩子傷她還不夠深,下輩子還想繼續禍害她是嗎?南郡虤,你配不上云廂,若真有下輩子,我絕不會讓你有機會靠近她......”冰冷的男聲,自南郡虤的身后響起。

  同時,侍衛的聲音也傳了過來:“王爺?!?/p>

  南郡虤下意識轉頭,隨即便看到穿著一身黑衣的秦晨正居高臨下看著他,清俊的面容上滿是嘲諷之色。旁邊則是先前拿著傘的侍衛,正忐忑地看著他。

  南郡虤擺擺手,示意侍衛離開。而后他轉回頭,冷聲道:“這是本王與云廂的事,與南離世子無關?!?/p>

  秦晨冷哼一聲:“本世子便是管了又如何,你根本沒資格再提起云廂?!?/p>

  南郡虤蹭地一下站起身來,轉過身看著秦晨,一雙眼中滿是冰冷:“本王從不知南離世子這般愛多管閑事。云廂云廂,叫得倒是親熱,若不是你,本王與云廂也不會走到這一步......”

  “呵?!鼻爻看澆槍雌?,不由地冷笑出聲,“武陵王可真是讓本世子大開眼界。當年若不是云廂求本世子多管閑事,只怕你南郡虤早就去閻王那里報道了,還能站在這里,與本世子逞口舌之利?”

  “......她如何求的你?”南郡虤突然冷靜下來,憐兒早就與他說過云廂為他做的一切,只是個中細節,他卻不得而知,想來她那時,一定極為艱難吧……

  他突然有了一種沖動,想要去了解她做的一切,雖然這樣做只會令他愈加痛苦,可只有這樣,他才能感覺到他們之間是有牽連的。

  秦晨瞥了南郡虤一眼,繞過他走到云廂的墓碑前蹲下,專注地盯著墓碑,低聲道:“這里應當改成秦晨之妻才對,原本我是有機會的......”

  南郡虤面色更陰沉了幾分,他看著蹲在身前的男人,恨不得一腳將秦晨踹飛出去。

  他不悅地再次開口:“南離世子,本王方才......”

  他話未說完,卻見秦晨猛然起身看向他,眉目間全是悲痛。

  “云廂她......那日下著大雪,本世子一出門,便瞧見她跪在雪地里,白雪落滿了她的肩頭、發上,她的衣衫都被雪打濕了,渾身冰涼,一直在止不住地發抖。她求本世子救你,只要能救你,要她做什么都可以......”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{ganrao}